台灣三安農法消費合作社

0
首頁 三安農法學院乾旱危機,不能臨渴掘井

三安農法學院簡介 推動食農教育:有助建立食品安全市場新秩序 食品安全中的「資訊不對稱現象」 乾旱危機,不能臨渴掘井 【愛農講壇】推動食農教育:有助建立食品安全市場新秩序 台灣小農,無比韌力 推動食農教育:有助建立食品安全市場新秩序 疫情與海洋生態的省思 《食農教育法》的立法新思維 台灣小農,韌力無比 報名上課

乾旱危機,不能臨渴掘井
    台灣去年沒有台灣登陸,接著又進入枯水期,水情持續嚴峻,今年是半個多世紀以來台灣最嚴重的一次乾旱,水庫水位持續創歷史新低紀錄,農業與半導體產業都憂心忡忡。農業是糧食產業,半導體等高科技是台灣的護國神山,兩者都與國安問題密不可分。竹科半導體業者表示,到目前為止,乾旱尚未影響其生產。但是台積電在內的一些公司已經從其他地區用卡車運來了水。隨著科技產業發展的急速上升,半導體產業也需要大量的工業用水,當台灣的降雨也變得越來越難以預測,對高科技產業未來的發展的確有著不確定性影響。半導體產業是智慧型手機、汽車和筆電及其他通訊產業組的基石,台灣背負著全球晶片生產的重大責任,當台灣沒法供應全球晶片,全球與半導體相關的產業有斷鍊停產的危機。

    台灣是世界上降雨量最豐沛的地區之一,台灣竟然出現缺水,這似乎一個不可思議的問題。當然,全球的溫室效應造成氣候極端變遷,應是發生乾旱危機的主要原因。雖然政府已經關閉了數萬英畝農田的灌溉,同時也展開補償農業種植者的收入損失。乾旱缺水問題,道出許多水資源的公共政策問題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第一,水費的檢討,水費的調整是個老問題,有許多學術研究報告早  已道出其根本性,台灣水資源危機背後「最大的問題」是政府訂定的水價太低了。這等同是鼓勵全民浪費水資源。然而,水價似乎超越市場理性,水價也脫離不了政治,水利署曾經表示:「如果政府把水費調高,以價制量,達到節水的政策手段,然卻對社會比較弱勢的族群打擊會相當的大,因此我們在進行水價的調整的時候都非常的審慎。」近日行政院將考慮對1800家耗水量大的工廠徵收額外費用,以達到以價制量節約用水政策,既然水費的調整脫離不了政治,那就永遠無解了。

    第二,是減少農業耕作面積的政策思考,減少耕作面積等同要增加糧食進口份額,這又涉及糧食問題是國安問題的常識,糧食自給還是依賴進口,政府永遠是戒慎恐懼的。社會普遍認定,無論是對台灣還是對世界而言,水稻等糧食的產業經濟價值都不如半導體等高科技產值,那麼水資源分配就應該以高科技產業為優先,犧牲農業用水似乎是天經地義?這個問題當然還沒有正確答案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第三,增加興建水庫蓄水,才能讓台灣在未來面臨枯水期間拉長,能夠安然度過。興建水庫涉及土地、環境、經費的重大問題,其實台灣宜認真考慮水庫清淤的工程,水庫清淤等同增加現有水庫的儲水能量,反而是最經濟、最實際的水資源管理政策。籌備中的「台灣三安農法消費合作社」非常關注台灣水資源分配的公共政策,雖然高科技產業產值較高,農業卻是弱勢產業,台灣農業結構一小農為主,小農卻養育無數農村家庭,是農村的穩定力量,政府不宜將農業用水邊緣化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第四,擴大海水淡化規模,海水淡化不是離島的專利,為因應氣候變遷造成的旱象,未來會持續不斷出現,我們不能臨渴掘井,台灣本島也宜建造海水淡化以為應變的公共政策是可以思考的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廖坤榮(台灣三安農法消費合作社籌備主任委員、中正大學教授)